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婚姻辅导 >> 夫妻关系辅导 >> 文章正文
黄昏恋曲中的杂音----透视老年婚恋的不和谐因素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黄昏恋曲中的杂音----透视老年婚恋的不和谐因素


  如果把人生的老年阶段比喻成夕阳,那人生也就是“最美不过夕阳红”了。随着我国已经逐步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老人的养老问题、婚恋问题等已经日益突出,逐渐演化成了社会问题。社会学者断言我国的家庭模式是“421”模式,即2个年轻人要赡养4位老人,抚养一个孩子。对于老年人的养老问题社会比较关注,但老人的婚恋问题却少有人重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本文试图从众多的老年人婚恋案例中择取剖析,希望大家来共同关注老年人的精神世界,关怀老人,共同营造老年人和谐的精神家园。
  风风雨雨四十载,八旬老人要离婚。吴老太太今年八十二岁了,再婚的老伴张老先生八十七岁,风风雨雨走过了四十年。两人一个是离休干部,一个是退休干部,退休金月收入近万元,各自子女早已经成家立业,不在身边生活,没有子女家庭纠纷的困挠。然而,去年8月,吴老太太却把张先生起诉到了法院,要求离婚。离婚理由很简单,由于双方当时草率结合,二人在性格、生活习惯上存在很大差距,婚后经常因为家庭琐事,特别是经济问题发生争执。尤其是在去年8月,吴老太太做了高位截肢手术后,当天下下午,张老先生就拒绝交纳自费药费。张老先生则称,双方再婚后感情一直不错。妻子生病后,自己虽然年事已高,但儿女曾经精心照料,并不是漠不关心。治疗费用也是用自己近几个月工资支付的,因存款是以妻子姓名存入,无法支取。两人共同生活了四十年,现有存款、债券三十二万余元。妻子起诉离婚纯属受案外人的影响,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最后法庭驳回了吴老太太的诉讼请求。判决后,吴老太太未提出上诉。

  老人撒手西去,埋下三起纠纷。刘老汉与结发妻子生了一儿一女, 1995年,发妻因病去世,儿女已经各自成家。儿女看着自己的父亲形单影吊,不免心中难过,纷纷鼓励父亲再婚,安享晚年。刘老汉看着孝顺的儿女很是知足。经过家庭商议,全家决定在父亲再婚前,办理好将房屋赠与儿子的公证文书。1997年,刘老汉与六十多岁外地人李女士办理了结婚登记,但是刘老汉全家并没有告诉李女士家里房屋的处分情况。2002年,刘老汉与儿子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在房管局办理手续时,双方填写了房屋买卖协议书,约定交易房款为26万元,但实际上并未进行交付。2006年,刘老汉撒手西去,纠纷也就随之而来。刘老汉的儿子拿着写着自己名字的房屋产权证书,要求继母腾空房屋交给自己。此时,李女士大呼上当受骗,双方关系骤然紧张。刘先生将继母告上法庭。在法庭上,李女士哭诉说,如果当初刘老汉告诉她早已经把自己的房屋给了儿子,她绝不会嫁给他;或者刘老汉在去世前给自己安排好住处,自己也不会这样伤心欲绝。刘先生则坚决要求腾房。最后,法庭要求刘先生另行为李女士在同院提供一间住房的前提下,判决李女士限期腾房。没过多久,刘先生接连接到了法院的两张传票,成了两起案件的被告。原来,李女士官司输掉后,经过咨询律师,先后向法庭递交了两份起诉书。一是要求与刘先生共同继承刘老汉名下的存款以及其它动产;二是以刘老汉配偶以及债权人的身份,要求刘先生交付当年在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时在买卖契约上写明的房屋价款26万元。不管这两个案件的结果如何,我们相信这不是刘老汉所愿意看到的。

  再婚老人又再婚,继子继母争房产。韩女士初婚后生有一子一女,后来与丈夫感情不和,协议离婚。1984年,与丧偶,带有一子一女的王先生再婚。由于,双方子女都已经成人,不在一起生活,两个人倒也相安无事。2002年,王先生单位对分配的房屋进行房改,王先生取得了住房的产权。此间,韩女士单位也分配给她一套住房。2004年,王先生因病去世。不久,韩女士再次与李先生登记结婚,并搬到李先生家居住。韩女士认为,自己与王先生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王先生取得了房屋产权,应属夫妻共同财产,自己理应享有继承权。在与王先生子女协商无效的情况下,将继子女告上了法庭。王先生的子女则表示,同意分割父亲的财产;。如果分割财产,应该将在自己父亲与继母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韩女士单位分配给其的住房一起分割。

  以上几则老年人的婚恋案例,从不同角度展示了老年人婚恋问题的复杂性和现实性。一方当事人处理不好,就可能种下隐患,产生矛盾。由此可以看出,老年人的婚恋问题不仅仅是他们之间的个人感情问题,还更多地牵扯到财产权益问题,甚至会影响到下一代人。正因为如此,在老年人婚恋问题上,尤其是在再婚的情况下,老年人往往是欲言又止,不敢向子女表明;而子女也多是态度消极,对老年人的精神世界关心甚少。究其根本原因多是财产惹得祸。

  我认为,首先要转变观念,尤其是子女,对老年人的婚恋问题更多地应该持积极态度,不能双眼只盯在父母的财产上,怕父母再婚导致财产流失,或是少了自己的份额。殊不知父母为儿女操劳一生,不说老人的财产权益受法律保护,安度晚年、享受晚年也应该是他们的权利。退一步说,如果老人通过再婚,生活上有了扶助,精神上有了寄托,这又何尝不是儿女之福呢。

  其次,要加强沟通。既包括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沟通,也包括再婚的老人之间的沟通,要努力达成共识,减少不必要的猜忌。本文的第二个案例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如果刘老汉在再婚之前坦言相告对方或者对再婚之妻李女士的住房问题妥善作出安置,就不会出现如此复杂的局面。

  最后,对财产要淡然处之。“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财产不应该成为老年人婚恋的负担。对待子女要慎许诺,对老伴,也要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

黄昏恋曲中的杂音----透视老年婚恋的不和谐因素

  如果把人生的老年阶段比喻成夕阳,那人生也就是“最美不过夕阳红”了。随着我国已经逐步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老人的养老问题、婚恋问题等已经日益突出,逐渐演化成了社会问题。社会学者断言我国的家庭模式是“421”模式,即2个年轻人要赡养4位老人,抚养一个孩子。对于老年人的养老问题社会比较关注,但老人的婚恋问题却少有人重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本文试图从众多的老年人婚恋案例中择取剖析,希望大家来共同关注老年人的精神世界,关怀老人,共同营造老年人和谐的精神家园。
  风风雨雨四十载,八旬老人要离婚。吴老太太今年八十二岁了,再婚的老伴张老先生八十七岁,风风雨雨走过了四十年。两人一个是离休干部,一个是退休干部,退休金月收入近万元,各自子女早已经成家立业,不在身边生活,没有子女家庭纠纷的困挠。然而,去年8月,吴老太太却把张先生起诉到了法院,要求离婚。离婚理由很简单,由于双方当时草率结合,二人在性格、生活习惯上存在很大差距,婚后经常因为家庭琐事,特别是经济问题发生争执。尤其是在去年8月,吴老太太做了高位截肢手术后,当天下下午,张老先生就拒绝交纳自费药费。张老先生则称,双方再婚后感情一直不错。妻子生病后,自己虽然年事已高,但儿女曾经精心照料,并不是漠不关心。治疗费用也是用自己近几个月工资支付的,因存款是以妻子姓名存入,无法支取。两人共同生活了四十年,现有存款、债券三十二万余元。妻子起诉离婚纯属受案外人的影响,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最后法庭驳回了吴老太太的诉讼请求。判决后,吴老太太未提出上诉。

  老人撒手西去,埋下三起纠纷。刘老汉与结发妻子生了一儿一女, 1995年,发妻因病去世,儿女已经各自成家。儿女看着自己的父亲形单影吊,不免心中难过,纷纷鼓励父亲再婚,安享晚年。刘老汉看着孝顺的儿女很是知足。经过家庭商议,全家决定在父亲再婚前,办理好将房屋赠与儿子的公证文书。1997年,刘老汉与六十多岁外地人李女士办理了结婚登记,但是刘老汉全家并没有告诉李女士家里房屋的处分情况。2002年,刘老汉与儿子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在房管局办理手续时,双方填写了房屋买卖协议书,约定交易房款为26万元,但实际上并未进行交付。2006年,刘老汉撒手西去,纠纷也就随之而来。刘老汉的儿子拿着写着自己名字的房屋产权证书,要求继母腾空房屋交给自己。此时,李女士大呼上当受骗,双方关系骤然紧张。刘先生将继母告上法庭。在法庭上,李女士哭诉说,如果当初刘老汉告诉她早已经把自己的房屋给了儿子,她绝不会嫁给他;或者刘老汉在去世前给自己安排好住处,自己也不会这样伤心欲绝。刘先生则坚决要求腾房。最后,法庭要求刘先生另行为李女士在同院提供一间住房的前提下,判决李女士限期腾房。没过多久,刘先生接连接到了法院的两张传票,成了两起案件的被告。原来,李女士官司输掉后,经过咨询律师,先后向法庭递交了两份起诉书。一是要求与刘先生共同继承刘老汉名下的存款以及其它动产;二是以刘老汉配偶以及债权人的身份,要求刘先生交付当年在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时在买卖契约上写明的房屋价款26万元。不管这两个案件的结果如何,我们相信这不是刘老汉所愿意看到的。

  再婚老人又再婚,继子继母争房产。韩女士初婚后生有一子一女,后来与丈夫感情不和,协议离婚。1984年,与丧偶,带有一子一女的王先生再婚。由于,双方子女都已经成人,不在一起生活,两个人倒也相安无事。2002年,王先生单位对分配的房屋进行房改,王先生取得了住房的产权。此间,韩女士单位也分配给她一套住房。2004年,王先生因病去世。不久,韩女士再次与李先生登记结婚,并搬到李先生家居住。韩女士认为,自己与王先生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王先生取得了房屋产权,应属夫妻共同财产,自己理应享有继承权。在与王先生子女协商无效的情况下,将继子女告上了法庭。王先生的子女则表示,同意分割父亲的财产;。如果分割财产,应该将在自己父亲与继母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韩女士单位分配给其的住房一起分割。

  以上几则老年人的婚恋案例,从不同角度展示了老年人婚恋问题的复杂性和现实性。一方当事人处理不好,就可能种下隐患,产生矛盾。由此可以看出,老年人的婚恋问题不仅仅是他们之间的个人感情问题,还更多地牵扯到财产权益问题,甚至会影响到下一代人。正因为如此,在老年人婚恋问题上,尤其是在再婚的情况下,老年人往往是欲言又止,不敢向子女表明;而子女也多是态度消极,对老年人的精神世界关心甚少。究其根本原因多是财产惹得祸。

  我认为,首先要转变观念,尤其是子女,对老年人的婚恋问题更多地应该持积极态度,不能双眼只盯在父母的财产上,怕父母再婚导致财产流失,或是少了自己的份额。殊不知父母为儿女操劳一生,不说老人的财产权益受法律保护,安度晚年、享受晚年也应该是他们的权利。退一步说,如果老人通过再婚,生活上有了扶助,精神上有了寄托,这又何尝不是儿女之福呢。

  其次,要加强沟通。既包括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沟通,也包括再婚的老人之间的沟通,要努力达成共识,减少不必要的猜忌。本文的第二个案例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如果刘老汉在再婚之前坦言相告对方或者对再婚之妻李女士的住房问题妥善作出安置,就不会出现如此复杂的局面。

  最后,对财产要淡然处之。“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财产不应该成为老年人婚恋的负担。对待子女要慎许诺,对老伴,也要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新加坡离婚有多昂贵?
·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
·离婚协议有效吗?
·再婚老人遗产继承纠纷案..
·澳大利亚的同居与结婚有..
·2007年军队转业干部安置..
·香港離婚法律簡介
·宁静夫妇公开婚姻生活
·刘墉与毕薇薇牵手三十年..
·女方提出离婚,男方因财..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