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名人爱情 >> 文章正文
刘墉与毕薇薇牵手三十年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刘墉与毕薇薇牵手三十年

 


 初次见到他,是在大一上学期,我们被学校选去接受电台的访问。那次学校派了四位学生代表,我和刚 好被分在同一组,偏巧那天录音室的器材临时故障,好像上天刻意为我们制造机会,使我们有较多的时间交谈。


  当时的刘墉是“师大写作协会”的会长,在电台录完音后, 他送我一本由他主编的《文苑》杂志,并邀请我参加他的朗诵诗队。


  由以后社团活动中的接触和平常的言谈之间,我知道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而且非常努力。在美术系二年级学习时,就多次在各项美展中获奖。有一天他邀我到他家去看他作画、一画就画四个钟头,完成后题了杜甫的《客至》:“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就这样,一个画画,一个看画,我看出了他的潜力,也感受到他的深情,所以愿意与他共同创造灿烂的未来。


  大四那年,我永远跨入了他的生活,成为他最忠实的观众、读者和伴侣。当然,也从此开始学习到:妻子不同于女友,做夫妻得朝夕相处,不是只在打扮好的时候相见,不是只有高兴的时候在一起,所以做妻子不能不冷不热,不能任性。我必须学习时时刻刻给丈夫最深切的关爱,为他分忧,给他谅解。


  大学毕业后,刘墉进入中国电视公司担任记者,并被台湾的综合电视周刊选为“最受欢迎电视记者”,他制作的节目,则得到金钟奖的肯定。从此他成了没有隐私、走在街上总被认出的“名人”。

  

  作为“名人”的妻子,又是一种学习。由于是公众人物,常会“动辄得咎”,被别人捕风捉影地编故事。这时做妻子的如果沉不住气,没有足够的谅解与包容以及对丈夫绝对的信心,常会造成丈夫的双重压力;因为身为公众人物是不容易的,这时妻子应该是丈夫的避风港,让他的痛苦有处诉说,他的挫折能得安慰,使他能很轻松自然地在你面前脱去“名人”的外衣,因为最大的快乐和满足是从真诚的爱中得到的。


  1978年初,他应邀赴美,推展中华文化,在全美各地示范演讲及展出绘画作品,后来应聘为纽约圣若望大学的专任驻校艺术家及中国画指导教授,我才带着婆婆及儿子到美国与他团聚。其中有两年半的时间,我们分在东西半球,过的是情书往返的思念岁月,那又是另一种对婚姻的考验;这时我才真的发现,婚姻原本是个空盒子,先要将准备好的真爱放进去,再细细经营,慢慢填满,你放进什么,就取得什么;我们曾经一起学习,一块成长,我们有太多共同的过去,我们彼此之间也有极深的了解,使我们能够通过分离的考验,化解婚姻可能的危机。当夫妻不能朝夕相处而必须分隔两地时,千万不能有猜忌或抱怨,最好的境界是分享,就像两地的月亮互相照明,心心相印,借着书信或录音带,分享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也分摊遭逢到的困顿与痛苦。


  近年来,刘塘的书受到众多读者的喜爱,成为了“畅销书作家”。为了回馈社会,他存着感恩之心,投入公益活动,不但在巡回演讲中推展人溺己溺的观念,更将演讲收入捐赠慈善团体,也将版税捐赠希望工程,帮助内地的失学青年。


  由于他励志类及感性类的作品,带给不少受挫的人强力的振奋作用,使他有了更大的使命感。为进一步协助台湾青少年,他辞去了纽约的工作,在台北成立水云斋青少年免费咨商中心,经常往返于台湾和美国之间。在美国的时候,他过的是足不出户、如隐士般的静态生活;在外的时候,则是过着排满了演讲、咨商、访谈等忙碌行程的动态生活。当然,我也就随着他的离家与归来,过着两种迥然不同的生活形态。 当他在外的时候,我借机充实自己,并参与社区义工活动,更尽心尽力照应年迈的婆婆及年幼的女儿,使他毫无后顾之忧;当他工作归来,则用爱心、感情和关怀来欢迎他,给他一个最温暖舒适的家,生活重心也以他为主,并分享他的果实,支持他,为他骄傲。


  刘墉是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他幼年丧父,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吃了不少苦,他不要孩子和他一样从小失去父亲, 所以非常注意身体健康,很少交际应酬,尽量保持单纯而正常的生活作息。


  刘墉也是个非常爱家。顾家的人。每次离家前,他都会将他的书房、书桌整理干净,把庭院的花草树木安置妥当,留给我们一个赏心悦目的家。


  家是共荣圈,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需要夫妻双方都有牺牲和奉献,无条件地付出真诚、尊重、责任和关怀,更要珍惜感激另一半所作的付出。凡事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圣经也告诉我们:“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真的,只有足够的爱心,才能使自己成为别人的益处及帮助。


  曾听人说:“一个有理想丈夫的女人,就是理想的妻子。”嫁给刘塘之后,虽然都在他的背后,但他从末让我有被遗忘的感觉,总称赞我是最理想的妻子,我心中也常存感激, 感激上天赐给我一个理想的丈夫。


  最近有一天,刘墉和我在街上牵着手走,被朋友看到了,四处跟社区的熟人说:“刘墉毕薇薇现在还牵手呢!”其实我们常牵手,我们很欣赏闽南语把夫妻称为“牵手”。


  由相识。相知到如今,已经三十年了,在这段不算短的岁月里,我俩一直手牵着手走来,共同努力,用关心和爱经营我们的家;走过胼手胝足的岁月,经历了情爱、恩爱的阶段,虽然也有风雨,但我们都知足、感恩,相信必能步入怜爱的阶段,长相爱,永相守。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新加坡离婚有多昂贵?
·澳大利亚的同居与结婚有..
·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
·离婚协议有效吗?
·再婚老人遗产继承纠纷案..
·香港離婚法律簡介
·2007年军队转业干部安置..
·宁静夫妇公开婚姻生活
·刘墉与毕薇薇牵手三十年..
·女方提出离婚,男方因财..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